>  資訊 > 曹仁賢:金融機構應停止對新建煤電項目發放貸款
曹仁賢:金融機構應停止對新建煤電項目發放貸款 2019-04-30 09:44:51

摘要:自國家將低熱值煤發電項目核準權限下放開始,煤電擴張的速度遠遠超過了市場需求,產能嚴重過剩,煤電企業資產負債率普遍超過80%,利用小時數下降,虧損面增大。

    能源新聞網訊 黨的十八大以來,在習近平總書記生態文明思想的指引下,我國生態環境持續改善,能源結構有了較大的調整,但是燃煤等重點污染源治理依然艱難,城市環境空氣質量達標率仍然較低,溫室氣體排放量持續上升。自國家將低熱值煤發電項目核準權限下放開始,煤電擴張的速度遠遠超過了市場需求,產能嚴重過剩,煤電企業資產負債率普遍超過80%,利用小時數下降,虧損面增大。

\
        國家主管部門陸續出臺了《關于促進我國煤電有序發展的通知》(發改能源﹝2016﹞565號)、《關于取消一批不具備核準建設條件煤電項目的通知》(國能電力﹝2016﹞244號)、《關于進一步調控煤電規劃建設的通知》(國能電力﹝2016﹞275號)、《關于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 防范化解煤電產能過剩風險的意見》(發改能源﹝2017﹞1404號)等一系列政策文件,嚴控煤電新增產能,但我國煤電裝機規模仍從2015年底8.8億千瓦增加到2018年底10.1億千瓦。
        在行政手段難以奏效的情況下,建議金融機構停止對新建煤電項目發放貸款。接下來,我通過四個“必然要求”來論述這一建議的充分必要性。
        打好防范化解金融風險攻堅戰的必然要求
        按照規劃設計,煤電機組年發電小時數可以達到近7000小時,5500小時是煤電機組設計的基準線(盈虧平衡線),低于4500小時,則表明產能嚴重過剩,一般不能再新增裝機規模。我國煤電機組平均年利用小時數自2015年起連續4年低于4500小時。
        隨著光伏、風電、儲能等清潔能源成本快速下降和跨省區輸電通道建設加快,煤電在電力市場價格優勢也基本喪失,再過幾年,風電、光伏發電、儲能成本將低于煤電,在電力市場化大背景下,煤電市場空間將進一步萎縮。即使不考慮生態環境成本,煤電項目經濟性也即將喪失,壽命期內無法收回投資,再繼續對新建煤電項目發放貸款,資金風險巨大。
        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的必然要求
        我國燃煤電廠每年要燃燒20多億噸煤,由此產生了大量廢渣、廢氣以及一系列環境污染問題。根據相關國際組織測算,我國煤電的環境外部成本約為0.16元/千瓦時,2030年會飚升至0.3元/千瓦時,雖然煤電企業也做了大量控制排放的改造,但排放不可能徹底根治,我國大氣污染形勢依然嚴峻。
        為了落實《巴黎協定》中的節能減排目標,歐美各國政府已經相繼列出放棄煤電的時間表:德國2038年前關閉所有煤炭發電廠;英國2025年前關閉所有煤電設施;法國2021年關閉所有燃煤電廠;芬蘭2030年全面禁煤;加拿大2030年完全關閉燃煤電廠;荷蘭2030年起禁止使用煤炭發電。
        歐盟金融機構和世界銀行早已基本停止向燃煤電廠發放貸款,以幫助各國減少碳排放量,達成減排目標。香港匯豐銀行也停止向煤電項目提供投融資服務,以降低對環境的負面影響。
        我國在巴黎氣候大會上向全世界莊嚴承諾“將于2030年左右使二氧化碳排放達到峰值并爭取盡早實現,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費比重達到20%左右”,為了兌現承諾,減少煤電排放至關重要。
        金融結構性去杠桿的必然要求
        目前煤電過剩產能已達2億千瓦,投資高達7000億元左右,其中大部分資金來自金融機構貸款,這部分低效運行的資金不僅占用了寶貴的信貸資源,而且還破壞了生態環境。4月19日,中央政治局召開會議,會上再次強調了“結構性去杠桿”,煤電是結構性去杠桿的重點行業之一。
        金融為高質量發展服務的必然要求
        我國經濟已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,高質量發展的本質是“以人民為中心”的可持續發展,可再生能源發電逐步替代高污染的煤電是轉型發展的必然趨勢,從煤電轉向支持可再生能源發展是金融服務高質量發展的重要舉措。
        事實擺在眼前,形勢刻不容緩。建議廣大金融機構從信貸資金安全、生態文明建設、高質量發展等方面出發,借鑒國外金融機構經驗,停止向新建煤電項目發放貸款,從資金源頭上遏制繼續投資建設煤電項目。另外,要從結構性去杠桿角度考慮,對已經投放到煤電行業的信貸資金,盡快有序退出,加快降低煤電企業資產負債率。對有多重發電投資業務的集團企業,應加強盡職調查和資金監管力度,嚴禁變更項目主體間接投入煤電業務。(世紀新能源網)

上海快3app